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处理好校园足球的发展与精英青训体系的关系是国家足球事业当下的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8-15 03:31

  原标题:处理好校园足球的发展与精英青训体系的关系是国家足球事业当下的关键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比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足球运动的发展始终牵动着国人的心。习总书记强调,“三大球”要搞上去,这是一个体育强国的标志。究竟什么是足球运动的精神所在、我国足球运动发展的薄弱点和人才队伍建设的着力点在哪,围绕这些问题我们特约请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专家、地方部门领导等展开三方会谈。

  采访嘉宾:张剑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梁栋北京体育大学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副院长、尹勇云南省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

  这番话既是习总书记对足球运动真谛的理解,同时也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对体育工作提出的期望和要求。

  学习时报:2017年6月,习总书记在会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时指出,足球运动的真谛不仅在于竞技,更在于增强人民体质,培养人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顽强拼搏的精神。对此,我们该如何理解?

  梁栋:首先要站在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理解习总书记关于足球改革与发展的论述与指示,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一个具体的体育运动项目。足球运动的改革与发展已经成为党中央促进体育运动、建设体育强国、重塑民族意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战略任务,有了这个认识高度,才能够全面系统科学地发展足球运动。

  习总书记的指示,蕴含着哲学的智慧,充分发掘了足球运动所具有的社会价值与作用。在足球运动发达国家,首先提及的不是竞技水平,而是足球哲学。对足球运动发展来说,首先是思维能力培养的一种方式,进而才是竞技水平的提升。足球运动竞技比拼的过程充分体现出团结协作的团队精神、荣辱与共的集体主义精神、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爱国主义精神等等。之前我们过多纠结于技术、战术、体能、心理等方面,很少有人真正研究我国的足球哲学。一项运动,如果没有自己的哲学,没有自己的理论,没有自己的团队,没有自己的体系,就很难成为这个项目的强国。

  尹勇:这番话既是习总书记对足球运动真谛的理解,同时也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对体育工作提出的期望和要求。

  一方面,足球作为全世界第一运动,具有高强度、强对抗、快节奏的特点,比赛输赢并不是全部,主要是通过足球这一运动项目极强的培育功效,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足球这项运动,增强人的体质,培养爱国主义情操,培养团结合作意识和集体荣誉感,培养个体的自信、意志力、自制力和勇敢顽强、百折不挠的精神。

  另一方面,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建设体育大国和体育强国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发展足球运动,国家层面给予了有力的、持续的支持,目的就是以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为突破口,加快体育强国、健康中国建设,激发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为实现中国梦凝聚正能量,这正是习总书记从治国理政高度推动足球运动发展的深谋远虑。

  足球运动的普及和竞技水平的提高始终是辩证的统一体,提高足球普及程度与竞技水平需把好节奏、用对方法、走对路子,久久为功。

  学习时报:一直以来,足球运动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具有非常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但也不得不承认,我国足球运动在普及程度、竞技水平等方面与足球强国相比还存在很大的差距,能否请您谈谈这一差距的具体表现。

  张剑: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我们既要充满信心,也要正视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足球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基础薄弱,人才匮乏,场地稀缺,体制不畅,管理滞后等。有人概括中国足球的几多几少,即“看球评球的人多,踢球的人少”“调侃戏谑的段子多,真正研究问题的少”……这都是我们足球文化薄弱的客观反映。

  众所周知,青少年足球是足球运动发展的金字塔塔基。从20世纪70年代起,日本就逐步形成了小学到中学的一整套青少年培训体系,每年参加高中联赛的球队达到四千多支。2017年的数据显示,日本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近70万人,而我国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只有9万多人,在册的各级别教练员、裁判员等足球专业人才与国外相比也有较大差距。再举例来说,在足球场地方面,优质场地的数量也与足球强国存在较大差距。这些数据的对比,说明了相比较于足球强国,我们的落后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在足球的普及、足球人口、足球场地规划、足球文化建设等方面。

  国家队方面,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国家队的成绩只是衡量足球改革发展成果的标准之一,而不是唯一。成绩的高低取决于足球普及、青训工作开展得好不好。同时,作为职业球员参加联赛也是青少年未来就业的一个良好出口,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正如很多国外专家提到的,成绩的取得存在节奏性和周期性。现在的成绩,是5年甚至10年前就已经决定的。今天的努力,同样要1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显现效果。管理好、发展好中国足球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把好节奏、用对方法、走对路子,久久为功,才能取得好的结果。

  梁栋:足球运动的普及和竞技水平的提高始终是辩证的统一体,离开深厚的传统、足球文化的积淀和普及谈竞技水平的提高无异于舍本逐末,而离开足球竞技水平的提高,一味地追求足球人口的增长,就像只播种,不浇灌,不施肥,必然会杂草丛生,毁掉这些种子和苗子。近30年来,我国一直在进行不同形式的尝试,但在普及程度和竞技水平两个方面,成效都不显著。

  规范正确的普及,处理好校园足球的发展与精英青训体系的关系,保障从事足球运动的青少年的成才之路是当下的关键。毕竟足球运动的成材率不高,能够成为职业运动员的人才只是少数,能够成为国家队队员的人才更是凤毛麟角。解决好从事足球运动而未能达到职业球员水平的孩子的出路,是打消孩子和家长顾虑的关键。《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和《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中都有相关的要求,关键在于贯彻和落实。

  在提高竞技水平方面,我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提出大国家队的概念,扩大各级国家队和集训队的人员基数和队伍数量,以及青少年超级联赛的推出并容许校园足球的队伍参加,扩大选材的基础面等。但足球竞技水平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我们扎扎实实地努力8到10年,坚持“功成不必在我”,久久为功、持续用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中国足球崛起的希望。

  尹勇:刚刚结束的俄罗斯世界杯,全世界球迷为之彻夜不眠、呐喊加油,说明了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的独特影响力。与足球强国相比,我们不得不承认我国足球运动与之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一是在足球普及程度方面。如欧洲和南美洲国家,他们拥有根深蒂固的足球文化,足球对他们而言是一项非常大众的运动。根据世界足联最新统计,目前日本的球员总数高达480万,其中注册球员的人数达到了104万,在这104万注册球员中青少年球员(18岁以下)的人数近70万;西班牙的球员总数达283万,注册球员65万;南美劲旅阿根廷的球员总数有265万,注册球员33万。在法国、意大利这些普及率较高的足球强国,其球员总数大多在400万到500万之间。相比之下,我国国内的球员总数虽然达到了2616万人,但注册球员的数量却只有71万人,而足球普及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足球的竞技水平。

  二是在竞技水平方面。目前,我们的足球运动员在适应强对抗、高速度、快节奏运动的身体素质和个人能力与强队存在不小差距;在球队的整体性、技战术方面缺乏一种成熟、稳定的技术风格。本届世界杯进入8强的法国、巴西、英格兰、乌拉圭、克罗地亚等无一例外都有着自己坚持多年、日臻成熟的技术风格。

  造成我国足球运动与足球强国存在差距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现在,国家层面、中国足协、各省足协和各足球俱乐部等都在积极探索我国足球改革的方向、方法和方式。在足球管理体制、青少年培训、联赛制度、校园足球、场地设施、足球文化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只要我们秉持久久为功的理念,中国足球一定能逐步提高水平,不断缩小与足球强国的差距。

  下一步,人才队伍建设的重点应放在校园足球普及、青训体系建设和足球发展业务结构的搭建上。

  学习时报:我国历来重视足球运动的发展,也涌现出许多家喻户晓的足球明星。下一步人才队伍建设的着力点应放在哪里?

  张剑:中国足球在历史上有过可圈可点的成绩,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亚洲也具有一定的竞争力,涌现出不少家喻户晓的足球明星。下一步,人才队伍建设的重点应放在校园足球普及、青训体系建设和足球发展业务结构的搭建上。

  过去,我们对足球运动发展规律认识不够清楚,没有真正做大后备人才的规模。人才的出现是结构性的,没有群众基础的青训寸步难行,没有真正的“业余”就没有真正的“职业”。同样,没有高水平的职业足球,就不会有足球人才的出口。

  随着校园足球的普遍开展,在中国足协和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共同推动下,各地深入推进体教融合,夯实基础、扩大基数,不断挖掘人才,锻造精英,打造高质量的青训体系。

  同时,我们非常重视青少年思想品德教育,强化青少年队伍意志品质的锤炼,逐步培养他们爱国奉献、坚忍不拔、团结拼搏的作风,力求形成激励中国足球发展振兴的精神力量,这也是当下足球人才队伍培养的一项重点工作。

  2017年6月,中国足协提出了“五系一体”“两心一赛”和国际化发展的模式,加快构建职业俱乐部青训体系、省市体育局青训体系、城市青训体系、体教结合校园青训体系和社会俱乐部青训体系。所谓国际化道路,就是选送优秀青少年球员赴海外培训,坚定不移地走“请进来、送出去”的国际化发展道路。校园足球经过近3年的发展,已初具雏形,为足球项目在青少年间的普及奠定了基础。中国足协将和教育部门一道,明确各自职责、发挥各自优势,做好校园足球普及与足协精英青训体系之间的衔接,互促共进,协调发展。

  梁栋:国际足联关于青少年足球运动发展的原则是:球、重复、分组、指导。我国以往的足球超级联赛都是双年龄段,U21、U19、U17、U15等。备战奥运会的年龄跨度更大,四年一个周期。之前我国的球员或球星都是隔几年出现一波,不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难得到有效的指导、训练和比赛的机会,自然很难谈到成才。

  足球发达国家青少年足球人才的培养都是单年龄段,既为孩子提供了公平竞争的平台,又解决了连贯发展的问题。15岁之前注重个人思维能力的培养,然后是技术、战术、身体、心理等,而且比赛中几乎不会固定场上位置,让孩子充分体会在不同场上位置的感觉,通过教练员的观察和运动员自身的能力,最后决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15岁之后重点是队伍整体的培养。

  再有就是我们的球探机制尚未构建或者说完善,天才球员的发现和探寻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德国的天才计划就是例子。2000年,德国在欧洲杯小组赛被淘汰后,德国足协推出天才计划,其核心目标就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成为球星的天才,如格策、穆勒、施魏因施泰格、克洛泽等大牌球星都是被球探从小俱乐部挖掘出来的。

  尹勇:对地方来说,应积极对接国家体育总局改革方案,结合各地实际,积极探索。

  一是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方案》,逐级落实改革措施,以足协改革为龙头和着力点,理顺各职能部门关系,建立一支专业化、社会化的足球管理队伍。二是大力开展好青少年足球运动。基础决定发展水平,足球这一发展规律在很多国家得到了体现。目前,校园足球计划已经实施三年,通过校园足球的教、练、赛综合推进,通过体教结合,构建“普及与提高相互衔接、校园足球与梯队建设相互促进”新模式,为职业足球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后备力量。三是完善联赛制度,特别是各俱乐部的青训制度,强化职业俱乐部各年龄段梯队建设,不断夯实我国足球后备人才基础。四是加强足球教练员和裁判员培训机制建设。提高足球教练员的教学水平和裁判员的执法水平,为我国足球运动的发展提供良好的保障。

  一是继续做大做强职业联赛。二是继续完善足球竞赛体系和职业联赛体制,实现竞赛结构科学化。三是努力提升中国足球的品牌价值和产业价值。四是积极借鉴国外在足球产业、市场开发等领域的先进经验做法。五是鼓励社会力量发展足球。

  学习时报: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方案》,提出发展和振兴足球必须坚持“举国体制与市场体制相结合”。3年多来,在坚持这一原则的基础上,我国取得了一系列的突出成绩。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方面我们还应做出哪些努力?

  张剑:《方案》描绘了“三步走”的战略蓝图,3年多来,我们迈出了“三步走”的第一步,取得了积极成效。在此基础上,协会在国字号队伍建设、社会足球发展、足球文化建设等方面也取得了一些进步。女足国家队连续打入奥运会和世界杯的8强,女足U20再度闯进世青赛决赛圈,正朝着复兴之路的方向行进。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职业足球赛事,随着足改的深入推进,社会足球发展也有了积极的变化,参赛队伍、比赛场次等都有了较大幅度提升。不论是各地方协会组织的业余足球赛事,还是民间自发参与组织的业余赛事都在逐年递增,如2017年举办的“我爱足球”全国争霸赛有来全国33个省、市、区的17000多支队伍参赛,共计50万余人次参与。此外,协会也不断发力构筑足球文化建设,通过开展职业俱乐部文化建设大讨论、加强职业俱乐部文化宣讲、举办名宿辅导团等多种活动,以形成健康积极向上的足球文化。

  中国足协将市场机制看作足球发展的主要方向,以市场为导向,加大资源整合、加强市场开发,逐步建立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一是继续做大做强职业联赛。近年来,职业足球呈现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也有火爆的球市,中超联赛等成为体育行业领头的赛事品牌。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完善职业足球俱乐部建设,预防职业俱乐部财务风险,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推进联赛的可持续和健康发展,努力打造百年俱乐部。二是继续完善足球竞赛体系和职业联赛体制,逐步形成等级分明、衔接有序的竞赛格局,特别是重视职业联赛、区域等级赛事、青少年等级赛事、校园足球赛事的有机衔接,实现竞赛结构科学化。三是努力提升中国足球的品牌价值和产业价值,加强品牌建设和市场开发,加大资源整合。四是积极借鉴国外在足球产业、市场开发等领域的先进经验做法。五是鼓励社会力量发展足球。目前我们在组建人民足球联盟,加快构建社会足球发展新体系,调动社会资源的积极性,为社会足球的发展形成市场合力。

  足球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但中国足协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从未改变。未来,我们着力抓好改革举措的落地工作,只争朝夕,久久为功,使改革不断见到实效。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