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当我们谈论区块链的价值在于对生产关系的优化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呢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8-13 23:47

  通证经济实践联盟与其发起单位之一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一起,撰写了一份专家报告《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 DAC:组织形式的演进》,这份报告也是《通证经济模型与实践白皮书》系列专家报告之一。

  报告从产权变迁的历史、公司制度和社会关系的未来,对区块链带来的新事物-DAC自组织商业体进行了讨论,本文的作者是知名区块链专家袁晔,袁晔是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水木清华 TBC 执行董事。

  DAC对于实体经济的价值在于,这一创新的组织形式,可以让分工协作的传统实体经济通过数据确权等方式组织起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的变化。与传统互联网在纯线上业务可以打造生态平台不同,线下业务很难打造成巨大的数据驱动生态平台,通过区块链通证经济改造,以DAC的创新组织形式,传统的线下实体经济可以进行组织形态升级,从而建立新生产关系提升生产力水平。

  组织形式的演进,从历史上看,华夏文明几千载,朝代更替不断,“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其中到底蕴含了什么因素?西方文明几经更迭,无论是“黑暗的中世纪”,还是“马尔萨斯陷阱”,似乎也无法逃脱历史的复刻规律,其决定因素到底是什么?

  中国千年制度根基在于当时有限的产权资源土地。一个朝代的兴盛由土地制度的变革而起:商周的井田制,秦朝的军功爵,都是土地改革。兴于此,因一个全新的土地制度,带来了“文景之治”,带来了“贞观之治”;衰于此,一个王朝的由盛转衰往往归结为土地的豪强兼并达到白热化,导致流民遍地,饿殍遍野,引发起义,一个王朝就此终结。当新王朝兴起,强制实现了土地的制度变迁,一个新的循环再次展开。

  西方世界也是农业占主导。马尔萨斯陷阱理论: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生存资料仅按算术级增长,多增加的人口就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战争、瘟疫等,人口无法超出相应的农业发展水平。

  西方在解决这个同时困扰东西方的问题方面先走一步,因为机缘巧合之下被迫引入了产权制度这一生产关系变革,比工业革命早了一个世纪,解救西方于水火。

  东方大国中国,在上个世纪,无论是前叶引入的土地改革,还是后几十年的改革开放,都是在产权制度安排和生产关系层面的大胆探索,从而奠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实基础。

  计算机和互联网在近几十年的指数级增长,以及“衍生品”区块链技术,继续保持着这条指数增长曲线,并以全新的方式开始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公司(包括有限责任和合伙制等形式)这一运转几百年的历史产物正在经受以区块链技术为支撑的DAC(其中心化自组织)的渐次挑战和冲击。

  DAC在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影响着工作机制,人事制度,财务制度,分配方式以及公司架构等社会架构的方方面面,序幕刚刚拉开,历史的车轮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向前行进。其中的内在关系和奥妙将在《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DAC组织形式的演进》中逐一解开。

作者admin